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法律在线

定亲彩礼如何返还 多种因素需要考量

更新时间:2019-08-06    点击次数:146次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

彩礼,源于中国古代婚礼程序之一,又称定亲财礼、聘礼聘金,可以说是民间初步达成婚姻约定的一种习俗。然而,在现实生活中,订婚给付彩礼,并不意味着双方一定会走进婚姻,即使已经结婚,在婚姻关系存续很短的时间内,双方就解除婚姻的情况也时有发生,因彩礼产生纠纷而对簿公堂的现象屡见不鲜。


酒席花费不算彩礼 共同生活酌情返还
石某与王某经人介绍相识,定亲后两人共同生活一段时间又分手。石某要求王某返还彩礼遭到拒绝,于是诉至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人民法院,请求法院依法判令王某返还彩礼79600元。
庭审中,被告王某辩称,双方并未按照当地风俗订婚,原告起诉的彩礼并不属实,只是同居期间财产纠纷,不同意返还。
法院经审理查明,原、被告经介绍相识后,于2017年9月定亲,开始同居生活,2018年6月分手。庭审中原告提供证人李某的证明一份,证实原告给付被告彩礼31800元、“三金”2万元、改口费2万元、酒席4800元、电动自行车3000元。
法院认为,原、被告定亲后,原告支付的见面礼、赠送的“三金”等贵重物品,系以结婚为目的的赠与行为,属彩礼,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,应当返还。本案原、被告虽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,但应考虑同居生活等因素酌情确定返还为宜,其他小额交往系礼尚往来,酒席等花费不应该视为彩礼,不予返还。法院判决被告王某于判决书生效后10日内返还原告石某现金2万元。
同居生活购置财产 全额返还有失公平
2017年7月,李某某与张某相识后自由恋爱,后经双方父母的同意,于2017年11月23日举行订婚仪式。在仪式上,李某某给付张某彩礼31800元。2017年12月16日,双方举行结婚仪式,但一直没有办理结婚登记手续。婚礼后,两人经常为琐事争吵,最后分手。李某某将张某诉至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人民法院,要求张某返还彩礼31800元。
法院经审理查明,在订婚仪式上,原告给付被告彩礼31800元,但一直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,并因感情不和自行解除同居关系。被告与原告在共同生活中用上述彩礼购置了空调等电器及其他物品,共花费28497元,现都由原告占有使用。被告怀孕后流产,入蒙阴县中医医院治疗,花医疗费等2448.17元。
法院认为,原告按照农村习俗给付被告彩礼31800元,系为与被告建立婚姻关系而有条件给予的财物。依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〉若干问题的解释(二)》第十条规定,彩礼是否返还应以双方是否同居生活为标准,本案原、被告虽然没有办理结婚登记手续,但已按照当地风俗举行婚礼并共同生活。另查明,双方同居生活致被告怀孕流产,给被告身心造成一定影响,双方共同生活,被告用原告给付的彩礼购置的物品,由原告占有使用。综上所述,原告要求被告全额返还彩礼的请求,显失公平。最终,法院判决被告张某返还原告李某某订婚彩礼850元。
短暂婚姻感情破裂 要回彩礼并无依据
2017年5月,曲某与燕某(女)经人介绍认识,于2017年11月登记结婚。可好景不长,婚后两人还没来得及享受甜蜜,便双双因煤气中毒住院。出院后双方经常因各种矛盾发生争吵。2018年3月曲某与燕某分居,不久之后曲某便以感情破裂为由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,并且认为结婚还没一年,彩礼钱也得要回来。
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,原、被告从认识到登记结婚约8个月,时间较短,婚姻基础较差,再结合庭审中双方对共同生活期间情况的陈述,认为原、被告已难以共同生活,夫妻双方感情确已破裂,对原告要求与被告离婚的诉讼请求,法院依法予以支持。但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因给付彩礼导致其家庭困难,因此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彩礼无事实和法律依据,法院不予支持。最后,法院判决准予原告曲某与被告燕某离婚,并驳回原告曲某的其他诉讼请求。
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〉若干问题的解释(二)》第十条规定了离婚彩礼返还的条件,其中第(三)项规定“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”是返还彩礼的一个条件。
本案中,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彩礼,但并没有提交其因给付彩礼导致生活困难的证据,所以法院没有支持其要求返还彩礼的主张。
彩礼以外再索三万 不当得利必须返还
刘某和女朋友小张准备订婚,按照当地习俗,订婚时男方分两次给了女方订婚礼金共计105000元,女方分两次返还1400元。但就在订婚当天,小张的父亲老张突然把刘某喊到一旁,索要3万元,声称不给的话就不同意订婚。刘某迫于无奈,当即找人取钱给了“准岳父”。
然而过了几个月,刘某和小张之间产生矛盾且冲突激烈。在一次争吵后,小张去了外地一直未回。半年之后,刘某向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小张返还彩礼及给老张的3万元。
法院审理认为,订婚当日刘某给出的3万元不是小张收的,也不属于彩礼范围,要求小张返还无法律依据,不予支持,刘某可另行起诉。于是,刘某便以不当得利为由提起了诉讼,要求小张的父亲老张返还3万元。
法院审理认为,不当得利是指没有合法依据,有损于他人而取得利益。不当得利的构成要件包括:一方取得财产上的利益;他方受到损失;取得利益与受损之间存在因果关系;获得利益没有法律上的依据。老张在其女儿小张与刘某订婚之际额外要求刘某给付3万元,没有法律上的依据,且使刘某的财产受到损失,属于不当得利,现刘某要求返还,符合法律规定,应予支持。因此,法院依法判决小张的父亲老张返还刘某3万元。
(翟 超)